督查组一行来到新郑市恒益瓷业时

2020-01-13 14:30

督查组一行来到新郑市恒益瓷业时,恰逢企业过完年后刚刚生产。督查人员进入厂区找到相关人员要求进行执法,这位相关负责人直截了当地说:“环保我们不搞,你们走吧!”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目前,郑州市有2000多处施工工地,由此带来的扬尘问题一直是郑州市民投诉的重点。正如一位郑州人所调侃的一样:一直在“整容”的郑州,这是要让出门的人“毁容”吗?

督查组在检查中发现,荥阳市永联碳素厂和登封市铝庄碳素厂存在环保设备不能正常运行、管理水平低下、无组织排放严重、污染物超标排放等问题。

根据郑州市政府发布的《郑州市控制扬尘污染工作方案》的职责分工,按照“谁主管谁负责、谁所有谁管理、谁施工谁防治”的原则,郑州市扬尘管理共涉及市城建委、市环保局、市重点办等14个部门。

从郑州市中牟县三河建材城、西关沙厂到郑州市孙庄村和航海路欧丽小区旁的拆迁工地,记者看到拆迁工地现场敞开式作业,作业处无任何覆盖防尘措施。

大雪过后,拆迁工地便开始尘土弥漫。记者在郑州市航海路、陇海路及西南三环沿线拆迁工地现场看到,附近尘土弥漫,过往行人纷纷掩鼻快速通过。几台挖沟机和挖土机正在进行拆除作业,除了两米高的蓝色围挡外,无其他降尘设施。拆迁后大量的石块、土方等建筑垃圾堆在一边。大风刮过之后,能见度几乎为零。

地处登封市阳城工业区的登封市铝庄碳素厂是一家生产石墨电极、电解铝预焙阳极、阳极糊等碳素制品的企业。督查组一行在一个闲置空旷的厂区后面发现了这家正在生产的企业。督查人员在检查中发现,这家企业煅烧炉的烟气无组织排放,厂区内污水横流。而储煤的深坑内废水直接通过水泵打到地面后直排。执法人员在现场检查烟气脱硫设施是否正常运行、打算拍照取证时,被厂区内的人员阻拦,且态度强硬,不准执法人员拍照。

河南省新郑福华钢铁集团有限公司是一家集炼钢、轧钢为一体的民营股份制企业。督查组一行来到新郑市福华钢铁集团有限公司,两名门卫开始以工厂已经停产为由拒绝执法人员进入。

记者发现,从新郑市、新密市到登封市国道、省道等多条运输主干路扬尘控制措施不到位,大部分企业、市区主干道两侧的拆迁工地、沙土堆场、储煤场、砂石料场等无任何防尘设施。

记者随督查组先期到达时恰逢郑州大雪天气,漫天飞舞的雪花覆盖住了疾驰而过的渣土车带起和散落的扬尘,同时也覆盖住了拆迁工地和市政工程建设大面积裸露的渣土和建筑垃圾。

这两位自称进厂没多久的保安人员对于执法人员提出的任何问题均以“不知道”来回复。在阻止执法人员进入的同时,不停地打电话与相关负责人联系。执法人员冒雪在门口等待和沟通了半个多小时,仍未见到企业相关负责人。

大片拆迁工地建筑垃圾裸露,料场、堆场无任何遮盖,一些企业无组织排放现象严重……记者日前跟随环境保护部华北环保督查中心在河南省郑州市进行大气污染防治情况督查时看到了上述情况。

2014年开始实施的《河南省减少污染物排放条例》规定,施工扬尘最高可罚两万元。前不久郑州市政府刚刚发布的2014《郑州市蓝天工程行动计划》中,也包括扬尘治理在内。可为什么至今还有工地肆无忌惮地成为“灰尘发射器”?

企业无组织排放问题突出

新郑市东升碳素公司的前身是1988年建厂的新郑市碳素厂,这家企业的石墨化炉生产过程中存在无组织排放现象,记者随督查组人员进厂检查时发现,在靠近石墨化炉的厂区一侧,空气中弥漫着呛人的气味,让人喘不过气来。无组织排放出的烟气让督查组一行和在场的企业相关负责人很难停留,刺鼻的气味呛得几个人一直咳嗽不停。

“环境执法权限有限,有时走到厂区却叫不开门、无人应答,有时甚至是恶狗‘相迎’。”一位参与督查的环境基层执法人员深有感触地说。

督查组一行在郑州市西三环沿线一个建筑工地督查时,郑州市建委的一位相关负责人介绍说,拆除工地周围必须设置围挡,机械拆除必须辅以持续加压洒水或喷淋措施。

随后记者不顾工厂人员的阻拦走入其后面的生产车间,发现工人正在紧锣密鼓地生产。煅烧车间内生产设施极其简陋,车间内弥漫着大量烟尘,两各工人正在车间内搬运生产原料向煅烧炉内投放。整个生产区域卫生条件极其恶劣,只能容纳一个人走过的道路上泥泞不堪。记者在产品库房看到许多半成品卫生洁具,许多工人正在来回搬运。

据了解,郑州市相关办法正在报批,对于施工扬尘谁来治理和监管将会进一步明确。

执法人员和记者百般解释和说明,要求其找到企业相关负责人,但这位工作人员一直以强硬的态度要求督查组一行离开厂区。

涉电企业一直是大气污染防治的重点,督查组一行先后对郑州裕中能源发电有限责任公司、郑东热电厂、郑州泰祥热电厂等涉电企业进行了重点督查。检查中发现,这些企业大气污染治理设施运行正常。相对于量大面广的面源污染而言,涉电企业的环境监管更有成效。

郑州沃原化工股份有限公司建成于上世纪70年代,设备严重老化,存在严重的跑、冒、滴、漏问题。督查组一行进入厂区,发现这家企业无组织排放严重,灰渣满地,整个厂内弥漫着浓浓的氨水气味。

雾霾正浓,拆迁正酣,土黄色的尘雾从掉落的砖瓦石块上升腾,向四周扩散。扬尘管理犹如“击鼓传花”一样,转来转去。因为缺乏管理,郑州市2000多个工地拆迁依然粗放。

随后记者以废弃钢原材料卖家身份打通了这家公司采购部相关负责人的电话,记者询问目前是否已经停产,这位负责人表示企业一直处于生产状态,可以随时为其提供货源。

那么,河南省新郑福华钢铁集团有限公司是否真的处于停产状态呢?记者与督查组在门口等待的时候,遇到一位来送废弃钢材料的司机,经这位司机证实,企业还在正常生产。

只管拆迁不管扬尘天咋会蓝?

督查组在检查中发现,此次督查的登封市铝庄碳素厂、登封市铝庄建材厂、河南华兴玻璃有限公司、郑州广源铝业有限公司等大部分企业生产过程中都存在烟气和粉尘无组织排放问题。企业虽建有大气污染治理设施,但建设、管理和运行水平参差不齐。厂区环境管理水平低下,厂区渣场、料场基本都缺乏完善的扬尘、抑尘措施。

企业阻挠执法人员进厂检查

督查组对郑州市所辖的上街区、 新郑市、登封市、荥阳市、新密市、中牟县等地部分建筑工地、主要道路、重点排污企业的大气污染防治情况进行了暗查、突击检查,并在沿途查看了道路扬尘、机动车尾气、物料堆场等大气污染排放情况。